晨檜

逼我产粮,剑三和农药,谢谢各位。

嘿嘿嘿520过得很愉快!可以开始产粮了!(bu

[鲲庄]迷梦

r18,ooc,慎入。
拖欠了两个多月的肉,现在才搞出来真是不好意思(……)第一次开车十分慌张。庄周真的很可爱啊啊啊啊。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3996208145290591

[邦信]君已故

#ooc#玻璃渣#

紫发的男人站在花谷中,他蹲下身,伸出手,轻轻抚着血红的花瓣。他忘记这花的名字了,他只记得曾经有一人,一头朱发放下,长得垂在了腰间。那人也曾站在这片花谷中,风吹拂着那人的脸庞,朱发也随之起舞,暗红的颜色与花朵相称着。

刘邦垂眼,他望着山谷的另一边,那是一片平原,些许低矮的房屋坐落在四周。他看得到地上还有被烈火焚烧过的痕迹。他记得多久前,那人遥遥望着那儿,那时战场的烽烟还未点燃于地面。那人便笑了,眸子里仿佛还有亮光灿灿。

“真希望那里永远不会有战争。”

刘邦想起那人还会吹笛子。笛子靠在唇边,朱唇轻启,修长的手指轻轻跃动着,一阵阵婉转悠扬的笛声便缓缓流泻而出。那时他就会想,或许长笛与长枪相比,前者更适合那人。

可惜,仿佛那人的一生偏是与长枪和战争脱不了干系。刘邦模模糊糊间又记起了那人枪尖挑起数人后,敌方在暗中刺出的匕首,那人不可置信的表情,咬紧着下唇忍耐痛苦,极力用长枪抵御着来敌。身着深色战甲上的斑斑血迹仿佛一朵朵以血染成的猩红的花。但敌人心中似乎都明了,若是不先除掉这位大将军,怕是会有更大的麻烦。

几乎在一刹那间,那人便没入了敌方的包围。刘邦在那一瞬便茫然了。他无法冲破重重障碍挽回那人,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忠臣,他的雏儿,离他越来越远。直至天人永隔。

那天后,他心中萦绕着深深的悔恨。是不是他半步不离那人,便不会是当下这样的结局?那几乎是刘邦最灰暗的日子,不知什么时候,那人在他心中的地位竟如此之重。那人挥舞长枪的身影,悠扬婉转的笛声,以及音容笑貌。

几乎是花了大把的时间整理好心情。刘邦镇定下来,他对身旁的大臣说,治国安邦,要走的路还很远,现在仅仅只是折损了一名大将。

可“仅仅”这个词的含义,也只有他心里最清楚。但这样的感情又怎能在众人之下显露出来呢?刘邦后悔莫及。因为他的心意,已经永远无法传达给他的雏儿了。

刘邦的思绪被一阵清脆的笛声拉回。他一怔,但又摇摇头。这笛声,不是雏儿的。笛声是从山谷下的村庄传来的。天边的晚霞好似燃烧的火焰,晚笛声悠悠,像是在诉说着什么。

终究是敌不过。

“雏儿,再为我吹一次笛子,可好?”

[北南]同居三十题

#ooc#
1.相拥入眠
“唔。”南方不满地在被窝里翻了个身,“这次入冬怎么……这么冷……”

“因为寒潮啦。被子裹紧点啊。”北方无奈地看着床上的人死死扯着厚棉被,只露出一个小脑袋,又调侃道:“像个大饺子。”

“哼……”南方瞪了北方一眼,闷哼一声,转过头继续在被窝里发抖。

“好啦,晚安。”北方笑着拍拍南方的头,正准备起身去关灯时,忽然发现衣角被一只纤细的手扯住了。“干什么啊,舍不得?不是你让我睡沙发的嘛。”北方失笑道。

南方的脸颊隐约有着一丝绯红,偏偏拉着不放手,断断续续地说:“你…你过来陪我。”

北方大概猜到南方怕冷,坏笑着爬上南方的床,一边还在他身上到处摸索着。南方立马一个激灵,反应过来拍掉北方乱摸的手,轻声斥道:“混蛋!你干什么?!”

南方可爱的反应让北方兴趣大增,在他后颈吹气:“当然是干你。”

“喂喂!你别乱来啊!”南方的脸顿时涨得通红,在床上到处滚动。

北方有些好笑,双手从背后环住南方的腰,轻轻说:“好啦好啦,不闹了,睡觉吧。”

南方哼哼着,但还是乖乖窝在北方的怀抱里,全身被暖意围绕着,困意渐渐袭来。

有这家伙在,还真好啊。南方想。

2.一同外出购物
南方在超市里到处逛来逛去,眼睛闪闪发光,左挑右选。不一会儿购物车里便堆起了一大堆零食。

北方默默看,表示不理解。

“吃这么多零食不腻吗?”

南方一边回答,手上的动作仍不停:“你不会懂吃货的心情的……哎唷居然有这个饼干!买买买!”

北方想,再这么毫无节制地吃下去,自己的小喵咪就要变成小猪了。虽然……变成什么都可爱啊。

北方严肃地对南方说:“如果你真的要这么吃,那就早中晚各跑二十圈。”

南方一听,顿时焉了气,念念不舍地把零食慢吞吞地放回货架,还给了北方一个可怜巴巴地小眼神。
北方被这样一瞟,心跳便漏了一拍,刚想上去安慰安慰,转念一想,便不禁坏笑着。

“你这么听话,我得奖励你什么啊。”北方卖了个关子。

“咦?!什么什么?!”南方立马兴奋起来,眼睛眨巴眨巴的,零食到手啦!

“嗯哼。”北方走近一个货架,从上面抽下两个盒装的东西。

“呜哇……”南方搓搓手,双眼发光的盯着。是什么呢……

南方一瞄,盒子上大大方方的写着“杰士邦”。
……

南方目瞪口呆,下一秒便满脸通红,气得全身发抖。对着一脸痞笑的北方怒骂:“老流氓!!!”

3.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
北方拆开新买的恐怖电影,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南方会突然对这种东西感兴趣。

“喂,我记得你好像怕鬼的吧?”

“我怎么可能会怕?”南方骄傲地一扬头,“到是你,想叫就叫出来哦!”

北方无奈的摇摇头。得,这厮半夜还看恐怖电影,估计一会儿尖叫声就要把房顶给掀了。

影片开始放映。不一会儿整个房间便因为电影的音效而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。北方对这类事物早就完全免疫,倒是南方,从一开始津津有味地边看电影边吃薯片慢慢颤抖起来。

“呜——”

屏幕上,一张狰狞而血腥的女鬼的脸突然放大,并发出尖锐的叫声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卧槽!!!”果不其然,南方并没有坚持到最后,一发不可收拾地叫出声来。

女鬼的脸没有消失,南方实在不敢看了,一头扎进北方的怀抱里。不一会儿开始啜泣起来。“哇啊啊……鬼啊!”

北方被整的哭笑不得,伸手怀住南方的脊背,轻轻抚摸着,“没事儿……我在呢我在。”

南方觉得北方的怀抱温暖无比,便抱住不松手了,不停地在北方的胸膛里蹭着。

北方顺手关掉电视,看着怀里撒娇似的人儿,突然间动起了歪心思,邪笑道:“再蹭就要着火了哦。”

南方红了脸,但仍紧紧抱住不松手:“着火……着它的吧。”

北方笑了起来,一把便扑倒了南方。

……

第二天,南方腰酸背痛地爬起了床,顺手摸起手机,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删掉了一个收藏帖子。
“小受反攻100招”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假装我有在产粮x以前挖的三十题的坑大概会填完……大概吧…。

李白大人和血腥玛丽

#一个奇怪得不得了的脑洞#

在一个没有蓝就会死的家伙的怂恿下,李白在家里玩起了所谓的通灵游戏——“血腥玛丽”。

“哼,这种骗人的小把戏,也只有无聊透顶的人才能想出来。”虽然李白对这种游戏有着强烈的不屑,但因为好奇心的驱使,他仍忍不住尝试了一下。

他只身一人进入浴室后,锁上了浴室门又将灯关上。接着李白又转向镜子,在两旁各点起了一根蜡烛。

“擦啦——”

烛火亮起,浴室中一片昏暗。李白撇撇嘴,这种压抑的环境还真是叫人难受。这样想着,不觉背上已经隐隐冒出了冷汗。

李白深吸一口气,缓缓闭上眼睛,仿佛是下了重大决定一般地开口:

“Bloody Mary.”

“Bloody Mary.”

“Bloody Mary.”

他只觉得身前有风在流动,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握紧。自己为什么要害怕,邪灵什么的……一定……不存在吧……

许久,他才掀开眼,镜子竟出现了一个长发及腰的红衣女子!鲜红的血液在她脸颊旁缓缓流淌着,红瞳仿佛在哭诉着过往的种种。

“遵崇您的召唤,在下……”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鬼啊——救命啊卧槽!!!!”只见李白瞬间吓破了胆,一边大声呼救,又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浴室外奔去。“锁着的?!啊啊啊啊——”

“哐当!”

“在下泣血之刃,李白大人有何贵干?”

镜中的红衣女子见面前的人忽然不见了影儿,不由得有些懵逼。“哎呀!头发忘了整理了!唉,为什么李白大人的心地如此狠,明明昨天才买过我的……”泣血之刃一边小心翼翼地打理着长发,一边摇头埋怨道。

浴室中,只剩下美丽的血刃,未烧完的两根蜡烛以及刚被李白大人给严重损坏的门。

[鲲和庄周]雨

#现代paro#老梗#ooc注意#


“哗啦啦——”

夜空中雨幕瞬间笼盖了整个大地,街景模模糊糊的一片。

“好大的雨,这可不妙……”蓝衣少年眯着眼睛,任凭雨点敲打在上衣上。

“轰——”远处传来了滚滚雷声,几乎是一刹那间,倾盆的雨下得更大了。

这时庄周才加快了脚步。可暴雨被狂风拉扯着,他的衣服便湿了一片。不过庄周好似并不在意。

“啊……多久没见过这么大的雨了呢?这是梦吧。”庄周轻轻甩了甩淡绿色发丝上的水滴,喃喃着。

街上的行人无一例外的躲到了房檐底下,神色焦急的望着雨幕。不一会儿,女生被打着伞的男孩接走了,一阵甜言蜜语;矮个头的小学生被家长接走了,话语里全是关心。庄周静静地看着,不觉有些落寞。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深蓝色长发的男人的背影。他有些想他的鲲了。

“不过他不可能知道我在哪里的吧?还有按几个按钮就可以听到他的声音的手机……貌似也没带呢。”庄周无奈地叹了口气,只好等雨停了。他倚在墙边,湿透的上衣让他觉得钻心的冷。

冷风吹拂着他的脸庞,庄周只觉得,被淋透的全身,更冷了。

“唔……”他抱着肩膀,轻轻的颤抖着。“糟了……眼睛……看不见?”庄周的视线慢慢模糊,只得将手撑在墙上勉强支撑着。

他眯着眼。这时,他好像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丝毫没有减弱的雨幕中狂奔着。

“……咦?好像是……冲我来的啊。”庄周有些吃惊,鲲,居然能找到这里啊。

“为什么一个人出来不打声招呼。”鲲快步走到庄周跟前,一把搂住他纤细的身躯,责备声中隐隐约约夹杂着一丝愤怒。

庄周看见熟悉的男人,抬眸微笑着扬起嘴角。刚想说话,脑海深处便开始作痛,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,没了意识。

“喂,庄周!喂!”

再次醒来,一眼便望见熟悉的天花板,还有一旁焦急的鲲。

“我……怎么了?衣服好像……也被换了。”庄周甩甩头清醒了一下,眯着眼看着身旁的男人。

“啧,居然还敢问怎么了。某人出门不看天气预报,不带伞也不带手机,然后被淋成落汤鸡还发了烧。”鲲没好气地说,当然,他忽略了自己在狂风暴雨的天气下拼命寻找着那人的身影,将昏过去的人背回家,以及……在浴室里流着鼻血为那人换了衣服。


“那……鲲也成了落汤鱼啦,哈哈。”庄周轻笑着说。“不过,我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吧……抱歉。”

鲲看着庄周垂下头轻声道歉的样子,心里不禁软了几分,“以后,不许再一个人走了。”

庄周有些惊讶地抬起头,看着鲲坚定的眼神,便绽开了笑容。

“嗯,不会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很久以前有想写这对奇怪的cp的打算,看到首页上有大大也写过,自己忍不住产粮了……鲲可以化成人形的话……嘿嘿嘿。顺便这篇其实是我在等雨停的时候码的啊,雨下得真的好大,然后就有了这个特别俗套的脑洞。果然,庄周是小天使啊。